首页 女生 二婚必须嫁太子

正文卷 第0467章 没这个命

二婚必须嫁太子 雪中回眸 4597 2021-06-10 19:17

  “桃儿全招了。与黄柏不相干。都是谨从妃娘娘的指使。说进宫之前,就是谨从妃娘娘的娘家人找的他家。本不知要做这样的事。只以为是做个耳目。家里收了不少银子。进宫后,都是谨从妃娘娘的人找她,她是不敢去找的。”

  “这一回,也是谨从妃娘娘的人将药和纸条交给她,她也不知道竟是这样的毒药。只是家人在人家手里攥着,不敢不从。但是因自己害怕,所以做的这么漏洞百出的,还叫陛下撞见了。”

  “纸条呢?”雁南归问。

  “她烧了。包药的纸也烧了。”云及道。

  “去,叫谨从妃来吧。别惊着她了。”雁南归道。

  襄贤妃叹气:“这事要是真的,这谨从妃可是狠毒。毒害皇子,这该是什么罪过?”

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自然没好话。

  谨从妃听说被请的时候就咯噔了一下。

  也不敢废话,穿上厚衣裳就来了百花阁。

  自有人将话说了,谨从妃大惊:“臣妾冤枉啊!”

  “事实俱在,你还敢说你冤枉?”襄贤妃淡淡的。

  “臣妾一点都不知道,哪有这回事,求陛下明察,我要去见陛下!”

  “朕来了。”舒乘风进来坐下:“你敢不认?”

  “陛下,没有这事,臣妾不能认。两年前,臣妾从未派人出宫,就算是家里人,也可以去查,绝无此事。这件事就算是打死臣妾也不能承认。霍家忠心,日月可见,怎么会做出毒杀皇子的事?臣妾冤枉!”

  “陛下,求陛下为六皇子做主。”梅昭容跪下来。

  “陛下,谨从妃真是太恶毒了,求陛下重罚。”仪从妃也跪下。

  陆续有不少人都要求重罚的。

  雁南归不说话,舒乘风就看她:“贵妃如何说?”

  “桃儿重刑之下,想必说的不是假话。郾城不是也派人去了么,就再等一等。”

  “嗯,谨从妃虽然被指认,毕竟不是实证。你如今怀孕,先养胎吧。”舒乘风道。

  “求陛下定要查明,臣妾就算是没有身孕,也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。”谨从妃道。

  这话就说的强硬,倒也像是个被冤枉的。

  但是不管怎么样,伺候她的人,还是要审问的。只是没能确定,就不好动刑。

  等众人散了,陛下还有事先回去了。

  雁南归也回去了。

  “娘娘,您说,是谨从妃么?”降香疑惑。

  “是不是她我是不知道。郾城距离白鹿州是很近,霍家要做手脚也不难。只是,霍家是一方将军,多少人用不得?会找桃儿这么一个人?多少年无用,就只用这一下?”

  “娘娘的意思是,她还是被冤枉了?”

  “郾城,距离白鹿州是不远。可是郾城,距离渠州更近。”雁南归道。

  “娘娘的意思是……温贵仪?”降香惊讶。

  “温贵仪进宫后渐渐失宠。先有曲婕妤,后有梅小仪。要是她对付梅昭容,倒也不是说不过去。”蝉衣道。

  “至于牵扯咱们,只因黄柏与那桃儿是一个地方出来的,巧合?”蝉衣问。

  “我不能确定,只是觉得,要是霍家出手,不会把事办的这么拉跨。再说了,谨从妃如今就下手,是不是早了?就算是要毒害皇子,大皇子,三皇子,哪怕四皇子,哪个不比六皇子威胁更大?”雁南归问道。

  “娘娘说的是。”两个丫头点头。

  “那,您怎么没提起啊?”蝉衣又问。

  “为什么要提起呢?只要不是我做的,是谁做的有什么关系?金氏还留着呢,温贵仪留着不好么?只需我知道事实真相就行了。我为什么要后宫干净呢?”雁南归冷笑。

  “我只要,后宫中的人,不敢动我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有人动了我是吧?”雁南归笑了笑:“无妨。动了我,却没能伤到我,后悔的是她们。以后,她就明白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“娘娘,谨从妃发动了。”门口栓子道。

  雁南归失笑:“这就气早产了?七个月了吧?如今生,应该是能活吧?”

  “是,七个月了,咱们去看看么?”蝉衣问。

  “自然。去给陛下说一声吧。”

  归云轩里,谨从妃痛的死去活来,正是过完年,她这里刚预备好。

  产房却还没烧火,只能就在自己的寝殿里生。

  雁南归来的早,住的近嘛。

  等众人都赶来的时候,已经快午时了,陛下却没来,只说有事,叫贵妃贤妃看顾。

  太后倒是派人来了。

  早产的孩子大概是比较好生,刚过了午时,就生出来了。

  小猫似得一个孩子,哭都没劲儿。倒是个皇子。

  嬷嬷报喜之后,太医去看,也只说要先养着,等足月后再说。

  众人说了赏赐的话,就都先回去了。

  谨从妃自己此时整个人都是懵的,头疼肚子疼心肝儿都疼。

  活活气的。

  从过年开始,就没有一件事顺心。

  如今更是因为被诬陷,导致寄予厚望的孩子都没好好足月,这不足月的孩子能养得活么?

  她气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。

  用过迟来的午膳后,栓子来回话了。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奴婢细细的问过了,虽说太医没敢说的太明白,但是那意思……只怕是七皇子不成。”

  “养不到足月么?”雁南归问。

  “难,说是那肚皮儿薄的,内脏都看得见。只怕是不好养活啊。”栓子道。

  “她本就不得宠,能怀孕就是天大的福气。因为这些事,就气早产,要是保不住七皇子,只怕日后她也就没指望了。”雁南归淡淡的。

  “难,奴婢听太医那意思,虽说五皇子体弱,六皇子早产的。可这五皇子呢,他也算熬出来了。虽说体虚是定死了,也难得大寿数,可怎么都是能养大的。这六皇子虽然是早产,也体弱,可也能吃能喝能跑的。只要养足十岁,就能恢复。”

  “可如今这七皇子,只靠着吃奶,怕是不成。奴婢见谨从妃娘娘已经叫奶娘们喝补药了,好叫七皇子强身健体,可这……哪里那么容易补呢。”栓子摇摇头。

  雁南归点头,心里有数了。

  这霍家,没这个命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