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我只想自力更生

正文卷 844、够狠,我喜欢

我只想自力更生 中秋月明 7139 2021-06-10 15:09

  姚敏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英语如此重要。

  很明显陈燕玲的专业素养,完美隔绝了她粘着赵德柱的机会。

  甚至连知性、温柔大方的礼仪都不如志玲姐姐。

  这是姚敏这么大以来,极少遇见同时在两个女性面前吃瘪的情况。

  以她的性格当然不会躺平认输。

  更要加倍争取。

  所以三位年轻姑娘的积极态度,在贝光头看来简直胆寒。

  而他带来的秘书助理,都被要求等在客厅了。

  赵德柱让付建清交代的理由是,太重要。

  其实在贝尔斯抵达之前,赵德柱盘算的都是怎么敲竹杠。

  现在心思变了:“TiTa最近在纽约华尔街一系列的招股行为你看了么?”

  只一错身,用眼神示意王凤莲,志玲姐姐就能温柔的用台语聊着把王凤莲送出去,她就不会在乎一城一池是不是随时都要陪着。

  更喜欢这种形式的交流,无声关上书房门前,才给赵德柱做个加油的手势。

  就差喊萌萌站起来了。

  柱柱现在可淡定,注视着贝尔斯,看这位光头沉稳的笑笑回应。

  陈燕玲成了唯一的交流枢纽:“嗯,他非常佩服,对社交媒体APP能够得到市场这样的认可感到很振奋,其实他也有想在呀嘛迅的书籍阅读市场形成社交属性……”

  赵德柱回头对秘书:“叫潘江源查下目前呀嘛迅的市值和股价。”

  姚敏马上用手机交流。

  赵德柱这边已经开始单刀直入:“非常高兴认识你,你有兴趣拿呀嘛迅的股份来跟我置换TiTa股份吗?”

  就像赵德柱跟老雷谈过,呀嘛迅实质上就是世界版的TM、上一世的某宝。

  搭配老雷说的这种后发制人,谋定而后动的战略作风,而不是老马那种打鸡血的贪婪。

  呀嘛迅后来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公司,不过是个时间问题。

  是,花旗国的人工成本天然贵,没法像某宝网,特别是TM这样全面发展物流体系。

  但只要架起这种模式,哪怕快递费贵点,也依旧吊打实体经济。

  呀嘛迅还是会让贝尔斯当世界首富。

  可以说呀嘛迅前期可能买买买的收购各个部分,后期就是在学某宝的体系。

  赵德柱灵机一动,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用TiTa的股份置换呀嘛迅,毕竟呀嘛迅要发展成气候,还有好几年的时间,这边想建立物流体系比中国难得多。

  自己就可以合理的拖几年变现。

  没想到,他这么一说,贝光头脸上竟然瞬间露出骇然的惊吓神情!

  怎么了?

  生意可以谈啊。

  姚敏这时候帮忙解答了:“总市值十六亿美金,股价21美元。”

  赵德柱差点下巴都惊掉了:“这么便宜?!”

  姚敏能补充的就是:“据说三个月前,还能摸高到32美元,市值曾经超过30亿,最近下挫不少。”

  她还很喜欢这种秘书体验,尽量煞有其事的捧着记事本和手机。

  陈燕玲看看这客串的群演,无奈的解释:“市场对呀嘛迅的模式并没有认可,他们的邮寄体系也很普通,就等于是把邮购书店搬到网上,在国内只能通过邮局寄送的效率,六年前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股价甚至跌到过五美元,从去年开始才加大对物流体系的投入,盈利非常低,投资者也觉得看不到改变的前景,特别是今年音乐和手机阅读两大类的冲击之后,市值更加低迷。”

  喔喔喔!

  什么叫做逢低纳入,这就是了。

  想想吧,03年底的时候,哪怕某宝网的老马也被各种股东质疑盈利模式,痛苦得在红石滩等待各种风投青睐。

  呀嘛迅也一样。

  如果做不到TM这样的海量,一年几千亿的销售额,那点收账款期都没多大意义。

  没有切实的盈利点,光靠股价和账面停留资金,那都是饮鸩止渴啊。

  怪不得呀嘛迅这么稳健,实在是还没铺开摊子大展拳脚。

  07年底的呀嘛迅,可能刚刚走在正确的路上,朝着东方同行学习之后,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

  结果才起步又被打了一记闷棍。

  真正的最低谷,比01年的时候还要惨,毕竟那时候大家都在跌啊。

  现在是明知道该怎么做了,看着要发财了。

  居然惹到了这尊大神!

  真的,这时候市值十六亿美金的呀嘛迅,看千亿级别的TiTa就是大神。

  一成都有两百亿,百分之一都有二十亿美金,可以全盘收购呀嘛迅!

  赵德柱就这么看了眼贝光头,光头连头皮都白了!

  姚敏都是第一次看见,脸色带动头皮全都变得青白,紧张导致的结果。

  赵德柱从未想过伸手控制呀嘛迅,他只想趁机转移TiTa股份。

  怕把这光头吓傻了:“我只想要你能出售的尽可能多股份,甚至我可以给你交个底,一股换一股,我不谋求控股……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赵德柱左右两侧大腿都在被撞击。

  姚敏还是聪明,这些天跟着听了这么多场会面,差不多TiTa的股价都被预估在两百美元以上!

  分拆成十亿股的TiTa股票,只有三亿股拿出来流通。

  而呀嘛迅的股票真的很普通,一千多万股,每股才21美元。

  十换一?

  那不亏死了!

  连陈燕玲都提醒赵德柱你是不是说错了。

  赵德柱摇头:“相信我,我手里还有四亿股TiTa,他能分我多少,我是怕把他吓跑了!”

  哪怕换四百万股,对赵德柱都是百分之一,却已经抢了呀嘛迅近三分之一的股票。

  那是贝光头一生的事业跟梦想啊。

  就因为派人刺探了下情报,就招来灭顶之灾的收购。

  肠子都悔青了吧!

  现在简直难以相信自己耳朵:“一股换一股?”

  赵德柱点头:“你考虑下,我肯定还要跟TiTa的大股东商量这件事,这么说吧,我希望你同意,这能给你注入资金,我也能把TM和呀嘛迅的数据都共通起来,为你提供不少建议,我只要当个二股东,长期持有的二股东,不会干涉你的经营。”

  贝光头呐呐:“第二股东……是我太太。”

  赵德柱愣了下哈哈大笑:“你老婆跟你离婚的话,你就惨了,所以我给你个建议,如果你内心真的已经想离婚,这件事早点办,免得以后股价跟TiTa差不多了,再离婚分家产你就肉痛了。”

  哪怕是在欧美社会,第一次见面,就咒人家两口子离婚。

  这种话语会非常失礼吧?

  姚敏吃惊的看赵德柱,她现在对赵德柱天马行空的谈判风格仰慕得不行,但也太离谱了。

  但陈燕玲就面无表情的翻过去。

  然后跟赵德柱一起欣赏对方脸色巨变。

  反正不知道赵德柱是不是说中了他的心里角落,眼神都变了。

  赵德柱索性把杀猪刀都摆出来,偏头给姚敏低语:“叫盼盼过来。”

  姚敏还是只拿起手机,用语音呼叫在工作群。

  黄盼盼就跟土地婆一样,平时看不见她躲在那里,无声无息的用女忍者姿态出现:“老赵。”

  赵德柱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,搂住她的肩膀对贝光头:“TM第一个高级主管,专门管一线员工的数千人,管了三年,组织了TM半数以上的自营服装产品,告诉他,你一年可以卖多少件?”

  黄盼盼简单明了:“两千七百九十万件……”

  背心、裤头,文化衫、T恤这些9.9包邮的打折款已经成了TM自营区的特色。

  陈燕玲把这个数字翻过去。

  贝光头有点叹为观止,刚准备礼节性的恭喜下,你们可真行。

  赵德柱就捅刀子了:“我听说你刚收购了一家女性时尚服装网站,她现在就是准备在花旗上线一家女性时尚服装网站,试试看,你能打赢她不。”

  黄盼盼就是那种,刚才还认真谨守的样子一板一眼,对面别说坐个光头,坐个麻子对她都没什么区别。

  看都懒得看,所有注意力都在赵德柱这里。

  但是一听说这就是她未来在花旗国的主要对手,那草台班子学舞蹈出身的双眼,顿时就跟母豹子一样杀气腾腾!

  就差呲牙了!

  姚敏和陈燕玲,又陪赵德柱欣赏贝尔斯的头皮从后面染红到脸上!

  又急又气又意想不到的那种!

  呀嘛迅一直都奉行稳打稳扎的战术。

  你想想,夫妻档的网站,能有多激进的策略?

  踏踏实实的赚点钱,攒个一两年利润,收购一家网站,尽量做到每年不亏本,然后每年收购一家网站,扩大自己的品类。

  这就是早期呀嘛迅的战略。

  就是那种夫妻俩起早贪黑开个早餐铺子,好不容易从三轮车摊升级到有个几平方铺面,正在憧憬明年换个大铺面,能摆几张桌子堂食。

  结果tuang的一声,一座豆浆大王或者麦叔叔直接几百平方怼在店对面,价格还更便宜。

  就问绝望不!

  而且这个万恶的资本家,还建议做包子馅的店主,早点跟你老婆离婚哦,免得以后她跟你分这铺子的家产。

  你就说狠不狠。

  陈燕玲都有点不忍的轻轻,伸手摸到赵德柱腿上示意真的要这样吗?

  咦……手感不对啊。

  姚敏就轻轻眯了下眼。

  原来这就是我看中的男人啊,够狠!

  我喜欢。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